改革求变,让银川文艺之花历久弥香
来源: 银川新闻网     发表时间: 2018-07-26 14:25     责任编辑: 杨风梅

  从演出承包责任制,到内部经营机制改革,再到转企改制,一路走来,银川市国办专业艺术团体经过多年创新和探索,不断打开新的局面。在改革的洪流中,我市的专业艺术院团争做快船,一路创新探索,寻找新的市场。

  “消肿注血”,演出团体表现喜人 

  自治区成立初期,银川市已经有市秦腔剧团、市杂技团、市说唱艺术团三个专业艺术演出团体。改革开放以后,各团体开始探索文化体制改革。原市文化广播电视局副局长、银川艺术剧院院长李世峰回忆,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初期,银川市各专业艺术团体开始尝试多种形式的演出承包责任制,并在不改变各专业艺术团体全民所有制性质的前提下,实行“团长承包、集体经营、经费包干、目标管理”的团长责任制。

  “这项政策在人员和经费两方面做了调整。”李世峰介绍,这次改革一方面通过“消肿注血”让业务能力一般的人分流出去,选拔优秀人才进来,另一方面对院团消减经费,鼓励剧团在市场中创收。对于院团里的个人来说,就是多演多得,少演少得。“当时银川的三个演出团体表现都不错,杂技团常年活跃在国外,有时候一年都回不来一次,说唱团也创作了一批优秀作品在全国演出,秦腔剧团更是出现了一批人才和好作品。”李世峰说。

  开拓市场,银川杂技走向世界 

  1993年,市属3个专业艺术演出团体改革经营机制,各团体的演出场次、创收任务、奖惩措施等主要业务都有了考核指标,也让各团体开拓出了更大的演出市场。

  市杂技团演出足迹遍布亚欧美40多个国家和地区,杂技节目荣获第五届、第六届全国杂技比赛“银卵奖”。

  市秦腔剧团先后有多名优秀演员在中国秦腔艺术节等交流及比赛演出活动中获奖,团长柳萍获得第十九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并于2005年被列为中国秦腔四大名旦之一。

  说唱艺术团创作表演的宁夏坐唱《白字经》《鱼奶奶回家来》分别荣获文化部第七届“文华奖”、第四届中国曲艺“社丹奖”。

  “本世纪初期的‘心连心·走进银川’和‘同一首歌’活动深得人心,还有政府组织的其他大型文艺演出、慰问演出、接待演出等公益性演出活动,都是由我们这些专业院团承办的。”李世峰说,在经历改革时觉得动作很大,现在回头看,这对文化繁荣以及各专业院团的发展确实起到积极的作用。

  转企改制,在市场中淬炼好作品 

  一系列的改革,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激活了我市专业文艺团体的发展,但并未能将专业文艺团体完全转化为市场主体。2009年到2011年,全区13个国有文艺院团开始转企改制,宁夏话剧团首先改制为宁夏话剧公司。2010年,银川市整合3个院团组建银川艺术剧院,市秦腔剧团又和宁夏话剧公司以及其他几个院团、剧院等整合组建了宁夏演艺集团。

  “2006年底到2010年,银川艺术剧院经历了一段复杂的转变,直到最后改制成为市属国有独资企业。”李世峰说,值得一提的是,2007年创排的舞剧《月上贺兰》正赶上这一系列改革,通过发挥企业经营优势,最终这台舞剧实现了总演出场次700多场。

  如今银川艺术剧院已经开始主动找市场,据银川艺术剧院有限公司总经理图娅介绍,目前剧院的演出包括送戏下乡、送戏进校园等公益性演出,基本每年均保持在100场次以上。

  “转企改制后,剧院要兼顾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重责任,在内部也施行了一系列新的管理制度。”图娅说,老牌院团普遍存在“包袱重、底子薄、体量小”的特点,体制改革确实为院团发展带来积极作用,但是银川及周边地区的文化演艺市场尚不繁荣,演艺市场仍然处在一个培育的阶段,剧院的发展还需要深化改革,不断创新以适应当下社会发展要求,逐步扩大市场占有率,培养市场主体,实现“立足银川、拓展西北、面向全国、展望世界”的发展目标。

  记者 李尚

更多>>
西夏区有一条干沟路,长期以来由于地段的特殊性,大货车和大型工程车辆往来密集,造成道路损坏、扬尘污染严重,整体环境令人堪忧。近日,西夏区城管局利用“...
更多>>
银川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
京ICP备第030140号
copyright (c) 2013 nxyc.wenming.cn 银川文明网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者建立镜像